敬天下

这位朋友好,上坟带纸钱了吗?

【楚留香/暗香】熊孩子一个成害,两个成缘.

  *小道长出了,那我写一个《男大当婚》的竹马番外好了xooc再现江湖x      Q.你好,贫道有个不情之请。自从贫道小师弟们准备下山的消息放出去后,意外有几人失踪了……可否替贫道发一个寻人声明?   A.已。   -   【暗香内部聊天系统-四人组】   【方】:【图片】这个武当的小崽子是谁捡回来的?赶紧给我领回去!   【安】:是寇师姐昨天领回来的。   【方】:@寇钰你知道我不会哄孩子的,求你了快把这小崽子领回去吧_(:з)∠)_   【寇】:w我看小聿在你这儿过得挺开心的。   【方】:qaq寇师姐……   【寇】:不是你自己抱回房的么,怎么怪上我来了?我昨天告诉他待在我房里就好,伤口疼去找医阁的姐妹们。难不成你在路上碰见人然后把娃拐回来了?看不出啊方师弟你居然是这样的人,他还是个半大孩子呢。   【方】:???我不是我没有我没做过!我做完课业回房就看见这小崽子睡我床上了,我哪知道他从哪儿来的?   【柳】:嘻嘻,@安疏影,疏影师弟快看,切记防火防盗防师兄啊~   【安】:柳师姐早_(:з)∠)_   【寇】:说起来,小聿同疏影就小两月,该是玩的到一块去的年纪。   【方】:_(:ᗤ」ㄥ)_疏影,赶紧把这崽子从我这儿领走!我知道不是你就是小栩把人带过来的,我说房里怎么会有迷香味!   【安】:师兄(、・・、)真不是柳师姐干的。   【柳】:也不是疏影干的ヽ(=^・ω・^=)丿方师兄别生气,会找不到媳妇的!   【寇】:行了行了,就你俩会胡扯……@柳栩@方靖宇@安疏影 小栩课业还未做,快去。靖宇跟我下一趟山,在此期间就让疏影照顾小聿好了。   【柳】:*٩(๑´∀`๑)ง*好咧!   【安】:?他那么大个人为什么不能自己照顾自己。   【方】:破案了,疏影果然是你把他诱到我房里迷倒的。@寇钰这孩子长大后肯定是个有想法的中庸。   【寇】:嗯,百作不死。   【安】:¯\_(ツ)_/¯   【安】:对不起错了,那个太嚣张了我换一个表情:〜( ̄△ ̄〜)(〜 ̄△ ̄)〜   【柳】:哇哦疏影棒棒哒!   【方】:【鼓掌】   【寇】:【鼓掌】   【安】:_(:ᗤ」ㄥ)_w   -   【暗香内部聊天系统-寇钰与安疏影的聊天】   【寇】:疏影。   【寇】:小聿在你那儿怎么样了?   【安】:……钰姐真是给我找了个祖宗。没见过这么傲娇的倔驴。   【寇】:(摸摸)别委屈了,是师姐的锅。【图片】有道士来找他师弟了,想来小聿也是偷偷溜出来的,你送人家回去罢?   【安】:行。   【安】:钰姐,他好像不肯走。   【寇】:?不肯走就不肯走,怎么来的“好像”?   【安】:他就点了点头,然后我牵他到了房门口他就不肯走了,扒着我衣服。人太重我又背不动,能不能迷倒了让方师兄背下山?   【寇】:……   【寇】:疏影,你让我想起一句话。   【寇】:当初是你带我来,跟来就跟来;现在又要为我好,把我送回来。   【安】:……你这么说弄得我像个负心汉一样。   【寇】:其实像小聿这样的傲娇无口有一点成为好的乾元的趋势啦!像你们这样知道对方黑历史的竹马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一对儿呢…w   【安】:钰姐不要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!乾元跟坤泽才是一对吧。   【寇】:我不管,我站乾元跟中庸。   【安】:_(:ᗤ」ㄥ)_(今天的钰姐也好任性)   【寇】:嗯哼(○’ω’○)好了,人愿意回去你就把他送回去罢了,不愿意留在这儿也不会太久。      【安】:真的不能迷倒了丢回去?      【寇】:布星,要礼貌。      【安】:【图片】师姐,你说的太晚了,人已经倒了,快让师兄把人背回去叭x       【寇】:……靖宇说得不错,你真是个听不懂人话的人才。     TBC*可能还要写一篇玩儿x放心这篇不会坑的啦。
2018-09-23

《悦人》3

  *追人多思量啊 *547字打卡 .     巴蜀之地,春秋不见,非炎既寒。山高水长,幽蔽深远。   沈滁笙停留在暗香山下客栈已有半月。非是他未去寻那安小娘子,而是那守门的暗香弟子有言——“安师妹下山游历江湖去了,方有一月。”   兀时,有人掀了客栈的门帘进来,脚步无声,对着迎上来的小二微一颔首,轻声道,“来二两酒。”恰时沈滁笙不经意间抬头一看,一下子呆住了。   ——紫裳束发,眉远眼挑;眼瞳里淡漠一片,薄唇上只有少许血色。朗若日月入怀,皎似玉树临风。   “…”他回过神来时已上前拦住了那个俊秀的男子,疑问脱口而出,“冒昧阁下…是不是姓安?”   “是…”男子迟疑了一瞬,目光由上而下打探了他一番,“不知阁下找安某何事?”   沈滁笙对上那双令他久不能忘怀的眼睛,思虑后再择问,“咳…实不相瞒,贫道曾对一人有两面之缘,那人同安少侠俏似……因而贸然询问安少侠是否有同胞姊妹?”   男子同他一般高,恰以对视;也不知是沈滁笙哪句话挑了他的兴致,眼神里的好奇化成小爪子,抓得沈滁笙一心提到了嗓子眼。   “……倒像是准备多时,可我又为何要告诉阁下?”   “……”沈滁笙一时哑然,埋下头想对策,没一会儿又听见人朗声到,“罢了,告诉阁下也无妨。”   “——胞妹与我同门,想你是在她四方游历时相遇的?”俊秀男子勾唇一笑,冲呆愣的他一伸手,“安某其名上折下箫,不知阁下是否愿同我结友?”       今日爱猜不猜,貌美安大佬所言是真是假?
2018-09-15

《悦人》2

*前文点首页,今日597打卡.   运道甚好,未隔几日沈滁笙同师兄跑商时,再得以一见那紫裳人的风采。    沈滁笙回去想了一夜,把那人形貌在脑内颠来倒去几遍——再庸颜俗色都由他一痴人梦若天人;而大梦一场,醒来疑惑,竟难辨那人男女。    那时他愣了一会儿,觉着自己愚钝,极可能大千世界,自己再也遇不见那人了。    福生无量天尊,今日得见才知原来缘分未尽。    师兄好说道,见那紫裳人与几人缠斗也未落下风,一时起兴竟停马叫来沈滁笙,对那处指点道,“沈师弟,瞧见那紫裳娘子没有?她近日来也算小有名气;一是那近日各处‘指教’闻名的好身手,二是听闻她虽着面覆,然容颜实则艳美摄人。啧啧,倒是有不少人眼热这美人侠士呢。”    沈滁笙听出他言外之意,一问,“那……那娘子,似是姓安。”    “噢?倒是未听闻过她名姓。”师兄笑嘻嘻地回,“你若有心,自可上前问她自个去。”    沈滁笙眼见着那行人远去,摇摇头道,“怕是不方便。”且不知她是何人做何事,就算他见色起意,也不该自行去冒犯——哪怕看那安小娘子的身手,怕是自己也伤不了她分毫。    师兄哼哼几声,蹬了一脚马镫往前几步,后又想起什么似的,转头来扯着嗓子跟他喊,“中原五大门派内唯有两派有女弟子,师兄我见那安小娘子似是暗香一门的外功功法,不如改日你去那儿碰碰运气?”    “倘若你真有心去寻人,就算那一趟未得见小娘子,便权做游历;又指不定你同别个看对眼儿了,结为道侣,何尝不可?”说罢,师兄马鞭一落往前奔去,只道,“道说万分,缘有不尽,你且一试罢。” tbc
2018-09-14

《悦人》1

*私设,短打连续剧,没有逻辑,写着开心就好。 *每日一更,553字打卡。    沈滁笙一手握着伞,一手里提着一盒用红布裹着的糕点,步行在江南的街上,正打算回客栈。    细雨绵绵,秋凉扑面,河道上淡薄的水雾爬上他的袍袖,好似湿漉漉的天气今日格外关照他。    忽然风紧雨摇,原本只有零星几个行人的街上凭空现了一个紫裳人,足尖点地借风而行,轻快无比,眨眼间几个起落便近了他身前。    沈滁笙措不及防跟人打了个照面,只见那人面上蒙一层黑纱,衬得脂玉般的肤色愈发白;身形利落,紫裳旋开若花绽紫袖抖落如云荡;惟有那双眸清粼生动,眼尾挑起眼妆秀美,瞳中带着些戏谑。刹那间那人同失神的他错身而过,却惊得沈滁笙一个机灵——    他耳间捉见极轻的一声笑, 沈滁笙冰凉的指尖兀地触了暖物——那不知什么人竟在侧身而过时轻捏了下他拿着糕点的手指!    他顺势回身去看,却讶异于那人极好的轻功功夫——饶是沈滁笙初入江湖,对这些个江湖功法实不甚熟, 自身轻功在同门内亦不算顶上层的,故而只觉那人所使轻功略有眼熟,然而确实想不起是哪门哪派了。    冷风一卷,他回了神,又见几个形容落魄的侠士跳出来,眼里只有那飞舞的紫裳,嘴上叫着追去,坏了整条街的清净,“安折箫!你给大爷站住!混账!!放下大爷的宝贝!”    然而那紫裳已然飞到了远处,落到屋后再也见不着了。    那被抢了东西的几人骂骂咧咧地追去,没人在意有个呆愣愣的武当弟子杵在街边,不知想到了什么,颊上飞红。   tbc
2018-09-14

请墨香铜臭相关粉取关。

我置顶说过一遍,我现在再说一遍。 这几天微博大号下场,事已至此听由天命,如果要找我我个人信息也没有删除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 以后同人/原创耽美照样写,墨香铜臭相关粉就不要看了。算我谢谢你们。 谢谢你们曾经或现在喜欢我的文章。 若评论里有碰瓷的我就不客气开骂了;而我确定粉籍我就自己做主删掉了——这次事件已经使我对整个群体心灰意冷。各位可以理解为我对她家的反应过度。 轻视生命,消费善意,甩锅好心人。这已经是一件性质恶劣的社会问题了。然而我看见的粉丝,还在攻击好心帮助他人的人。 那些帮助他人却被反咬一口的人,凭什么不心寒。说句公道话,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,奈何这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。现在就像所有人在看他们的笑话。很多人谢谢、理解他们,还有很多人对他们冷嘲热讽。理由是他们动了一些人的蛋糕,那些人就对他们疯狂攻击、落井下石。 ——私以为现在冷漠的人越来越多,就是因为好人得不到回应,善行反被利用,努力都成无用功。可笑且悲。 自我从路人到一生黑,足有一年。我失去了一些曾经的亲友,我曾发自内心地赞美过她们,甚至有非常喜爱爱护的人。然而我终究无法认同她们对墨香铜臭及其作品的态度。与曾经相谈甚欢的好友渐行渐远,何尝不心痛。但我拒绝违背我的原则,所以遗憾也值得。 “正义来与不来,同我坚不坚持正义,有什么关系吗?”我了解过资本的现实,因此更期待美好的幻想成真。 “冷漠的人给热心肠裹上霜。低头走路的人看不见星星。唯有险峰孤岛上有人大笑并高歌自由。” 另外,我空间欢迎所有看到这里的所有友军和其他路人不下场朋友。谢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。
2018-09-06

m个中篇少暗少好冤家(?)梗。

首先就是两个不能互相理解的人。和尚觉得暗香太嗜杀没人性精神失常,暗香觉得和尚太傻叉又很凶脑子有坑,彼此印象都差得要命。但和尚在江湖上的名声还是比暗香要好很多的,于是第一次见面——就是和尚揭了暗香的红榜。彼时暗香正在给师姐挑胭脂,喵了个咪的突然钻出一只大秃驴,拿着法杖就要往他身上招呼,手一抖就把胭脂铺给劈了掀过去x神仙打架平民遭殃。万幸的是尽管暗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但他还是胜了——打了一场硬仗,半点水分也没有的。但是胭脂铺被他劈了,师姐的胭脂也没了,他觉得有点头疼,于是迁怒于和尚,趁着那秃驴还没从地上爬起来,“啪”得一下踩他背上借力轻功飞走了。梁子就这么结下了。而后暗香经常被迫跟和尚插旗,开始还被他不分时机地切磋气得火冒三丈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——只有秃驴出现,不管什么时候,先打趴他再说。和尚也很专注跟他打架,打法越来越凶残,给暗香背上砸出好几道伤。直到暗香的师姐看不下去,出面去找和尚调停——回来的时候却有点恍惚,暗香察觉她不对劲,问她怎么了,师姐说那秃驴的一位师兄是她未入暗香前的未婚夫。暗香愣了。他不是什么好人,那秃驴讲的一点没错。暗香不管不顾,心上没有天下,只有门派与同门。这师姐更是与他亲密无间,他有能力后拿到的好东西都给了师姐;师姐也把他当成亲弟弟对待。他看着师姐消沉的样子,觉得自己应该去少林走一趟。哪怕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群和尚。当晚他溜进少林,摸到那和尚师兄的门口时,听到那人正跟和尚讲话,表明自己不会还俗。暗香登时那个气啊,我师姐这么好的女人惦记着你你居然不要她的心!看爷不揍到你明天就去暗香求亲!结果他刚拿出暗器,就听见那师兄说了一句“且你同她师弟纠葛不断,我也不知该怎么劝你……”暗香一个手抖就把暗器扔出去了。他沉默地看着自己一个手滑,招惹出那只大和尚出了门。结果他们没开打。和尚:“你听到了吧,我师兄让你消停一点。”暗香:“不是你先来找我打架的?爷之前就没听说过你这号人。”和尚:“我师兄不想再跟过去有瓜葛,还请你师姐不要再来了。”暗香:“那跟你有什么关系,我师姐跟那秃……和尚的事他们自己清楚,要得着你来管?”和尚悠悠道,那施主这夜里前来又是做什么的?暗香冷冷一笑,说,我当然是来揍你的。两个人在寺外打了半晌,难分胜负,体力不支便只得回去睡觉。出人意料的是,这次谁都没受伤。后来两人见面就打的情况也少了,下手力度也不过分,倒是有了点真正的切磋意味。然而好景不长,暗香突然失踪了,和尚怎么也找不到人,只好去问暗香师姐,但师姐显然不愿说。和尚也不知怎么回事,偶尔没事了就往暗香山门跑,看能不能蹲见一个人。一个月后的某个晚上,他闭目坐禅,忽然嗅见一股冲人的铁锈味。和尚睁眼一看,正是一身是血的暗香。他阴下脸,拿出法杖,问他,你为何又去杀人了?暗香一身血,看上去疲惫又危险,闻言一笑,可怖得像修罗出世,声音都哑了,“关你屁事。”而后他们就在山门口打起来。比往日更不要命地打。和尚发现暗香厉害了不少,若非他实在疲惫不堪,可能自己还撑不过一段时间。然而暗香同门听见声响,见状前来制止。等到和尚被拦下来,师姐把暗香扶回去,这一晚才算完。暗香养伤养了半个月,其中多是和尚给打的。师姐说,要不你跟那和尚说清楚吧,好歹认识也那么久了,不给人一个交代也说不过去。暗香往地上呸了一口血,说他算我什么,我凭什么要给他交代?随后又休息下了。师姐请来云梦来医治,云梦为其使用引梦术进入暗香梦境,出来时面若金纸,与师姐寥寥数语交谈得知所见为真。而暗香也幽幽转醒,表明自己不需要救助。 ……_(:з)∠)_好多啊不想写了。就是个打打杀杀冤家见面分外眼红误会不清,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一个死在另一个刀下的故事嘛x感觉笔下的秃驴跟和尚就没一对儿善终……
2018-08-25

【楚留香/武暗】男大当婚[上]

  *ABO私设,伪竹马梗.主武暗,微暗云gl.修文三合一。  *A-乾元,B-中庸,O-坤泽.r15.     谁都知道暗香弟子的领巾扯不得。   传闻其门派里有一句“被看清全脸,暗香男弟子就要以身相许”的沙雕门规,咋一听匪夷所思,也不知怎么搞得,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。   安疏影耐心地挨个把人揍完,在第418个手贱少侠的屁股上结实地踹了一脚。   “暗香弟子的围巾也是你们想扯就能扯的?《梦醒时分》都没听过?”   然后高贵冷艳地转身走人。   气场堪比一打性冷淡的乾元。   -   “也就只能堪比了,”当好事者问起,某秦姓弟子很坦诚地表示,“毕竟安师兄生理上是中庸啊….”   “师弟说什么呢?”   安疏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惊得秦师弟出了一背的冷汗。   “……”   他急中生智:“……啊师弟觉着近日来师兄的武技愈发精妙了!”   安疏影呵呵道:“那我教你两招吧,师弟。”   再不管束一下这群小崽子,胳膊肘都能给他拐出十八弯了!   -   说起那门规,实则是个笑话。就对安疏影而言,他是做暗影的,不方便透露真容给人看;暗香弟子收敛的居多,有必要大张旗鼓地表现自己长成什么歪瓜裂枣的模样么?   安·直男思维·疏影如是想到。   奈何传闻传得颇真,老是造成误会从而引发斗殴事件。  人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。   明明原本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儿。   安疏影坚信这世上傻子还是少的,然而他没想到他的好兄弟也混进了傻子的队列——总之,当宫枕聿推开门的那一刻,这早年弃文从武的暗影突然灵光一现,想起一句诗:山雨欲来风满楼。   ………想来再厚重的天色都阴沉不过宫枕聿现在的脸色。   -   论安疏影对普遍武当弟子的印象,无非是仙风道骨清心寡欲,再不济也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无为之辈。   但对于宫枕聿,他少年时的这个玩伴,他清楚他的底细——所谓摒弃杂念、潜心修道,几年来他尚且只做得表面功夫;一到安疏影这等知根知底的人面前,能倔到说一不二撞烂南墙。   况且别人倔都是闹,宫枕聿脾气一上来了就板着脸自己独自去搞事——皮完再见面时大多都是安疏影去大牢里探监,瞅着浑身是伤的他暗叹怎么就认识了这头倔驴。   尤其当两年前宫枕聿觉醒成一个乾元之后,更是让他拿不稳顺毛力度了。   这回安疏影是真的连他生气的缘由都不清楚:“你这又是怎么了?”   谁知宫枕聿一把抓上他领巾,俯身对着他,两人间的距离迅速拉近。   他愣在当场,只听着这乾元说:“你,要嫁谁?”   “???什么玩意儿?”   -   安疏影较宫枕聿只大了两月,少年时早早觉醒成了中庸,最初他还感觉良好,觉着自己前途无量,性别不是问题;然几年过后,性别还是个大问题——师姐们让他找对象了。   “男大当嫁,呸,当婚。”寇师姐端着茶杯抿了一口,朱唇微启,“是时候该给我们把弟夫弟妹带回来了。”   “寇师姐,我好像还没有姐夫。”安疏影诚恳道。   “还记得以前去汤池时给你指的那个云梦吗?”寇师姐悠悠道,“下次看见要叫嫂子。”   “……哦。”   说起中庸,玲珑坊的牌匾砸下来,砸中的十个人里有八个都是中庸,剩下两个估摸着也是已婚有娃的乾元。   安疏影觉得自己的理想型应该是坤泽,然而单身的坤泽都活在梦里,满大街的中庸跟少数的乾元里他都还没瞧见心动选手。说来说去都是仗着年轻不肯将就的小青年。   但是他没有梦中情坤,不代表他的好兄弟没有,更不代表宫枕聿一定就喜欢坤泽。   -   十八那年的一个秋夜,宫枕聿梦到了一场情事。   他身下趴跪着的那人披发落在颈间,裸露着上身,月光顺着脊背流淌进腰窝,少许的衣饰挂在那人的后腰上,比起遮掩更像是在挑逗。   他心里直跳,不用去辨认对方的容貌,便能得知那人的身份——显然他感觉到身体发热,仿佛万千郁郁不得纾解,乾元情热期的欲望高昂,热得他贴伏在那人身上舒缓——直到他身下那人的身体不住颤抖,那衣料磨蹭着他的欲望,他又意识到自己更加兴奋了。   他的手扶住那人的腰,每一个乾元对接下来要做的事都无师自通——而在他的梦境里,那人是中庸,后面理所应当地窄小生涩了许多;在承受他的欲望的时候,那人会疼,会叫出声,会夹紧他。他感受着那里的紧致温暖,动作直接甚至有些莽撞,享受着那人的哭泣求饶,把对方抱起来,坐在怀里颠弄;直到他的欲望涌顶,将所有交代在那人体内,同时咬上了对方的腺体。   这一切疯狂而美妙,舒爽且餍足。他舔咬着那人的颈项,吮吸那红透的耳垂,轻声喃喃出那个名字—— “疏影。”   宫枕聿从梦里惊醒过来,霎时感受到身体的异状。他满脸通红,偏偏身体还燥热难耐,恨不得现在就去暗香寻人狠狠地发泄出来。   可他知道他不能,他跟安疏影还是名义上的结义兄弟,那傻子的理想型还是不可能的坤泽;很有可能只有他明白这段友情变了质。   于是他只能生疏地抚慰自己的欲望,除了想着梦里香艳画面刺激自己,还要想想怎么才能把人拐到手。   -   “师弟有一问,想请教秋师兄。”   前些日子同门师兄弟切磋,宫枕聿脸色如常,一边挥剑应对一边问道,“若是有心悦之人,该当如何?”   秋师兄一把挑开他的剑,反击过去。“追求她啊。”   “具体呢?”   “因人而异,首先得多了解了解人家吧,往后投其所好,没有成不了的姻缘。”   “那无人比我更熟悉他。”宫枕聿回身一步,再刺一剑。   秋师兄侧身避开,一招鹤亮翅而去。“噢,那宫师弟瞧上的人,想来我们也面熟。不告诉师兄一声?”   然后他看见神色有些防备的宫枕聿,好笑道,“怎么,还怕师兄拐了你心上人?不怕,先说出来看看是不是师兄的菜——就算是也要考虑我宫师弟的心情,把弟妹拐回来啊~”   宫枕聿用手上的剑挽了个剑花,收剑后才道,“……师兄可还记得我那位暗香的结义兄弟?”   秋师兄一顿,回忆起宫枕聿说的那人,手中的剑一个不稳,差点掉地。   “师弟!你不要因为美色就想不开啊!”    -   秋师兄虽说没怎么见过安疏影,可他的师姐寇钰他熟,在这个师弟控与媳妇控的霜兰匕下吃了不少亏。   要是让寇钰知道宫枕聿拐了她的宝贝师弟,会不会以为是他撺掇的?   ——虽然他的确也在撺掇宫枕聿,可具体怎么个拐法稳妥些,倒是迟迟没想出来。   “倘若你真对寇钰她师弟有意,不如去扯他领巾。我听闻暗香门派的男弟子不能在外人面前露正脸,否则便要以身相许一一也不知消息真假。”秋师兄道。   只见宫枕聿白了他一眼,他才想起宫枕聿跟安疏影从少年就厮混在一块儿,两个门派都没能阻止他们隔三差五的飞鹰探望,甚至还结伴游历江湖了一年。   ……估计该看的也都看过了。   于是秋师兄纳闷了,“…宫师弟,你都跟人处这么多年了,两小无猜这么大的便宜都没占,人家半分心思都没起,是不是有点不太行。”   这话听得宫枕聿脸都黑了,只得再次御剑向他袭来。 TBC *嗯本来有小可爱催这篇完结,我就想顺便修文,结果修着修着就多了……节奏慢一点,慢一点。不急我们不开车,一起徒步慢悠悠x
2018-08-23

【归档】防雷请注意.

【置顶】 【原创】 1.《听说你抄了我的文章》 【APH】 [好茶组]1.《Just love you》 2.《您的浓巧克力奶茶》(联文) 3.《I want you》 4.《He says》 5.《Brain》 6.《女子们的恋爱ing》 7.《耀诞/情书:珍宝》 8.《Six Feet Under》(参本文) 9.《晚安》 10.《朝花耀拾》 11.《过往二十余年》上 下 12.《独翼之人》 13.《Opium》 14.《独角兽与女孩》上 中 下 15.《龙王的婚约》上 下 [供电组]1.《镜头前》 2.《一些小事儿和你》 3.《敌对关系》 4.《今后酷暑再无梦凉》 [烟茶组]1.《来,啾一个》 2.《The same taste》 [美食组]1.《MirrorMirror》 [牡丹莲组]1.《让他长大》 [红雪组]1.《请她吃顿像样的晚餐》 [灵鸟组]1.《In zhe end》 [冷战组]1.《Oh,there》 [好烟茶组]1.《还是弟妹做的饭好吃》 [联五[]1.《Why do you hate me?》 [午后茶会]1.普洱茶2.碧螺春3.矿泉水 【HP】[Drarry]1.《D.A.茶话会》2.《I'm not a fool》 【全职】[伞修]1.《这是在梦里》 【yys】[狗崽]1.《wuli大天狗是找对象了吗?!!!》 【楚留香手游】[华山暗香]1.《喜欢那点儿小事》 1 22.《落花有意》3.《徒弟是个小姑娘吧》14.《思泛泛》 上 下 [武当暗香]1.《我有一个道长朋友》2.《男大当婚》上3.《三年相识一朝做题x》 攻 受4.《你倒是再跳一次金顶啊》5.《唐柠日记》(棠宁) [少林暗香]1.《侯花》2.《乌夜啼》 13.《我不要喜欢那个和尚了。》 上 下4.《似梦》 [云梦暗香]1.《怀梦香风》 [暗香暗香]1.《小师兄糟透了》 [暗香中心]1.《我心有幽兰一束》2.《深夜危险想法》3.《暗香成男的裙下到底有什么》4.《暗香成男在线勾搭x》5.《今天你吃了吗?》6.《掘宝记事》7.《非典型囚禁》8.《当你看上一只暗香》 1 2 3 4 5 [段子/改图]1.暗香有四宝2.伪·暗香未解之谜3.发出了求婚的声音4.武暗版“真香”5.武暗向-别爱我没结果6.背叛暗香是不阔能的!7.有猫饼的找情缘结论 【何年何月都不会填的脑洞】1.HP好茶组联动2.华暗车武暗车,现代paro3.好茶组-A Story4.暗沧暗脑洞
2018-08-17

【楚留香/暗香】当你看上一只暗香⑤

*大家早上好。 Q.暗香弟子那么多,为什么我蹲不到,别的少侠的暗香情缘又是怎么来的?A.每一个弟子都是一株兰花,懂了吗,及冠之后去兰亭暮春偷兰花就会有暗香捕捉你。 Q.同门你囊个能教唆别派滴瓜娃子去偷先森滴兰fa!A.湿兄!解jio还单参滴同门儿滴问题比较重药! Q.师父是个暗暗香我是云梦梦,三个月后又多了个小秃驴拖油瓶师弟,我该怎么办?A.赶紧晋升为你师弟的师娘。 Q.作为华山弟子的我要举报!暗香身为五大门派,弟子却行偷窃之事,把我的心偷走了两个月都未归还。每次上门讨要,还总是避之不见!是想栓我一生罢?A.戏太多是病得治。 Q.我本来是去兰亭暮春偷兰花的,结果却偷到小萝莉了【图片】A.?!!你回来,那只师弟还没苞! Q.我总觉得家香喜欢的是我们门派的猫,而不是我。A.想开点秃驴,至少猫是不可能跟你去床上争宠的。 Q.香香挖了我的佛,打了我的人,还在我碑上写小黄文,好气哦。A.你可以跟他用行动验证一下他的小黄文写得好不好。 Q.贫僧喜欢师父w但是贫僧还有个云梦师姐,贫僧要是跟师父成了她会不会以后不奶贫僧了?A.小秃驴,去上边儿直接问你师姐吧。 Q.小暗香,七夕约吗?A.道长你好,不约金顶,不约汤池,不约玲珑坊。 祝各位同门有对象的明日七夕愉快,没对象的明日七夕脱单。悄悄:a游的我也想要对象x 归档
2018-08-16

【楚留香/华暗】思泛泛.(上)

*失忆梗。 *我也忘了是啥时候的点文了x 【1】 “有人遣我来送一壶酒。” 眼前的人留了一头长发,用暗蓝的领巾紧紧围了半张脸,一身暗紫劲装利落潇洒;声音清清冷冷,好似从华山上流下的雪水。 他见对方敛起一双星般亮眼的双目,语气里附上些旁人不察的好奇,“原是你的桂花酒?” “……是,给我的。” 他却只觉得说话有些艰难,喉头像是被利器刮扯过;几乎要压垮整个人的思念被迫锁在齿间,为他浸染上一身哀悔。 暗香显然察觉到面前这人状态不对,却猜不透缘由。 他转身去处理那坛桂花酒,酒坛上有暗香亲自书的大字:桂花佳酿。同时他听见门外马蹄踏走声,动作一僵,随后才俯下身开了酒。 熟悉的酒香不多时便溢满了小小的院落。 他拿来平日用的酒碗,向里倒满一饮而尽,一时间鼻腔里都是指尖碗沿边儿的醉人香气。 ——这酒香,他等了快三年。 【2】 他当年出师不久,游历南下。少年意气风发,尽想着惩恶扬善,上了不少次红榜。好在功夫学得好人又机敏,倒是未有过败绩。 直到有一个晚上,一个人影突然现身在他暂住的客栈中,惊得他剑风一扬,划断了那人一缕额发。 紫光一掠间,那人便已翻上墙头,居高临下则愈见其身形修长。然而他揭下面具,露出一张其貌不扬的脸,声音也寻常至极。“你挺谨慎的,被暗杀太多次了?” “你也是准备来被我取人头的?” 那人摇头,说了一句让华山难以置信的话。 “不,我是来跟你一起取人人头的。” 他便同这不请自来的男子相识了。 - 中原五大门派,华山皆有所耳闻。面前的男子大方敞快,自报家门;他笃定华山是个性情中人,又亲眼所见对方仗义行事,便觉钦佩。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,他顺着线查到他的一个仇家——那不曾是什么好东西,直接宰了省事。巧合间在白日见了他一面,夜里便与同道相会儿。 ——虽然听起来有点痴汉的意思,然而暗香那正经的样子,他也说不出什么调笑话,便就认了这个朋友。 未料他们间何止是朋友。 【3】 又一日,暗香策马而来,照例向他掷出一壶酒。华山稳稳接住,又闻那人问话的声音,“究竟是我哪位同门与你纠缠不清,日日要寄酒予你?” “你想知道?”他嘴角一僵,抬眼看去,道,“你要是今日得闲,不如跟我分了这壶酒,我正好同你说道。” 暗香竟也下了马,“也罢,本就想着休息,在哪都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你这儿好歹有个伴解闷。”说罢,倒是自顾自地进了院子,熟练地找了个躺椅便坐下了。 华山看他这番动作,心中一涩。暗香自己也是一副没想到的样子,朝他解释,“嗯,冒犯了……我怎么觉着,我对这儿好像还挺熟的……” “无妨。”华山打断他的话,“你坐那儿就好。” 就在这儿留下来吧,别走了。 - “我先前有一个……朋友。”几杯酒下肚,他才开了话头,“几年前我刚出师,少年意气,一入江湖便招惹了不少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也因此有幸与他结识。” “他与你师出同门。一身功夫比我扎实,心性倒也比我纯善,然而却做了暗影——你们暗香大多喜欢做暗影。后来我们结伴闯荡江湖久了,他见识的东西多了,却更加坚定做暗影这行…” 暗香抿了一口酒,淡淡道,“义士送恶人入狱,可有的人根本说不清是恶是善,甚至烧香拜佛便可消罪……倒不如让受屈之人将其揭露,我等直接送他见鬼。” 华山一怔。 “你还是一样……没变。” 暗香却没听清,直问,“什么?” “……没什么。” 小院静了下来。他轻声道,“是我又想起他了。” tbc 归档
2018-08-15

【楚留香/暗香】当你看上一只暗香④

*问题越来越吐槽化了。 Q.暗香会不会穿女装混进玲珑坊去杀人啊?A.就算有,杀人跟女装都不会让你看到。 Q.我真傻,真的,我单知道七夕快到了,单身的少侠会到暗香来,我不知道消夏节也会有。A.师姐,前几日山门站岗的好像是你们…… Q.师弟,人艰不拆。A.师姐,放过我们。 Q.我们服本来是鬼服,暗香也特别稀少,结果昨天我跑商的时候一喊来了三个暗香,刺激。A.是不是非常有排面——同门结伴行动,想来是有故事的人。 Q.曾经有一个暗香因为贫道没有华山富离开了贫道,现在贫道有钱了,她还会回来吗?A.富道人家想法这么天真吗? Q.暗香不交电费,我都看不清媳妇的脸。A.要不是暗香交不起电费,掌门都不会让弟子下山挣钱,你以为你还会认识你媳妇? Q.同门好,我情缘跟师姐要了一套女装来……你懂的吧?A.我暗香弟子就是不穿女装,死华山上,从鸡鸣寺跳下去,也不穿师姐做的女……好吧。看够了吗? Q.实不相瞒,从我们服金顶上摔下去的暗香情侣,有一半都是贫道推下去的。A.天道好轮回,会有暗香收了你的。 Q.穿师姐校服的暗香成男,真的很……【捂鼻】A.性感,臀翘,想摸。好了你不用说了,送你蹲牢的暗影已经安排了。 Q.我们服汤池最近都见不到暗香小哥哥泡澡了!!!A.可不都是给你们gay怕了!!! 归档
2018-08-15

【楚留香/暗香】当你看上一只暗香③

*今天三更了,夸我。(不) Q.暗香是不是都喜欢做暗影?那我让好友发我红榜能不能勾搭到他们?A.你这样除了会招惹暗暗香,还可能招惹到别的大佬【拍肩】好自为之。 Q.跟家香回他娘家了一趟,学会给他扎小揪揪了。A.原来你就是那个被师姐使唤的秃驴! Q.是这样的,我前任道长跟我梦中情暗勾搭上了,然而我担心他在我梦情面前说我坏话,我该怎么办?A.那就帮着他追你情暗啊,我保证他不会说你坏话。 Q.我好不容易追到的香香!居然因为他师父a游!他也a了!qwqA.跟他约下个游戏,然后抢先做他的师父。 Q.前几天一个华山给我拿一个香囊抵债,今天给一个暗香认出来,说原来是他的,但他曾把这个送给他的前情缘。A.那你愿不愿意跟这个暗香续缘呢? Q.徒弟暗香香,我费尽心思养成了暗暗香,结果一不留神,他就跟一个和尚跑了……A.这年头,家养的暗香更要防外人拐。 Q.同门好,我喜欢一个沧海小姑娘,但是她看起来很小,我觉得有负罪感。A.你信不信人家裙下比你都大? Q.师兄好,师兄在吗,师兄约吗,师兄你看看我,师兄你内销吗,师兄你看看我,师兄师兄你在吗?A.在,插旗吧,我要把你打得连关师祖都认不出来。 Q.我是上个问题的师弟,师兄你好凶,哇……A.暗香酷哥就要有暗香酷哥的解决方式。师弟不哭了,否则别派会质疑我们的同门爱了。 Q.我是道长,我也想抱宁宁师姐那样的暗香女孩子,可能吗?A.女孩子是不可能的,男孩子应该能抱,反正小时候外表衣着上都看不出区别。 归档
2018-08-14

【楚留香/暗香】当你看上一只暗香②

*又来了。 Q.呜明明都是小姑娘,为什么暗香都想抱宁宁师姐不抱沧海!A.那是师姐,要给梳头要给跑腿要给欺负的师姐!每天都在等全暗香最宝贝的宁宁师姐说一句“宁宁师姐想你了”…… Q.我听说暗香成男的屁股都很翘腿也很长,请问是真的吗?A.腿长可能是因为在兰亭暮春从小摔到大,屁股翘——你亲手去摸啊,问我干什么。 Q.同门好,我跟师兄在一起很久了,近来老有不长眼的别派弟子骚扰他,我们两个人揍不完,怎么办?A.报坐标,我再拉一队同门去帮忙。 Q.我喜欢暗暗香但我打不过他,小道长委屈而不知所措。A.暗暗香不是小道长能征服的,乖去兰亭暮春蹲新生小香香吧。 Q.家香是暗暗香,被我可爱弱小又无助吸引了;但他老是跟另一个很凶但没他凶的秃驴插旗,是因为我是个生活华山而嫌弃我了吗?A.他可能是想打你又不舍得下手,只好拿肉厚的秃驴摩擦出气了。 Q.我是暗香师姐,家梦第一次来门派,她好像对师兄弟特别感兴趣,但我又肯定她没变心,这是怎么了?A.师姐你想多了,嫂子可能只是想体验一下有师弟(伺候)的感觉。 Q.每次上街牵着家香都见他裹得严严实实的,感觉好可爱,想亲又怕吓到他。A.举报了,虐待单身狗。 Q.我是华仔,师姐跟我喜欢上一只香香,我该怎么办? A.问问暗香单身的师姐里有没有对你师姐感兴趣的。 Q.今天约了梦中情暗去金顶告白,结果一个jio滑摔下去了,情暗也因为跟队摔下来了……我该怎么跟他解释,我现在还是残的……A.你也是阔以,告白直接变殉情了。让香香揍你一顿出出气吧。 Q.我我我(ノ◕ヮ◕)ノ我好心水暗香小哥哥呀!暗香小哥哥看我快看我!A.看到你啦,把头上的fafa给你戴。 归档
2018-08-14

【楚留香/暗香】当你看上一只暗香①

*稿子又丢了哭了,写点好玩的开心一下。 Q.为什么暗香成男不是深v校服就是头戴fafa呢?不觉得很那什么【消音】吗?A.因为他们随便穿穿就好啊。你说了什么违规词被消音了吖…? Q.提问提问,为什么我泡不到暗香成男?A.你是成女吗?你运气不好的话,说不定其他男人也泡不到。【拍肩】 Q.我想嫖暗香师姐,有什么好办法吗?A.你再说一遍你想嫖谁?你想被暗香师兄弟追杀吗? Q.上次我在夜市烧烤摊看见一个特别好看的暗香成男!有点心动。我也是个直男,不喜欢给,怎么办?A.直男当然要喜欢直男了,你去问问他是不是直男啊,是的话赶紧上,这年头直男的小香香不多了。 Q.有一个暗香成男追着我插旗,就因为我扯了他的头花摸了把胸肌还看了他的脸,他怎么这么记仇啊?A.为了让他不记仇赶紧让他欺负回来,好你们已经是有肌肤之亲的人了,趁热打铁抱回家吧。 Q.我是暗香成男,我喜欢一个师妹,但是我…A.我懂你的意思,现在bg内销挺少见的,没被师姐打断腿的就更少了。 Q.我是一个大师,有颜有胸肌还会哄人,为什么还没有暗香来投怀送抱?A.你已经是个大秃驴了,要学会自己去撩害羞的小香香。 Q.呜我是一个华仔,暗香亲友特别多,可就是不敢泡,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脱单了……A.华仔被暗香打久了怂很正常,你看看隔壁道长每天jjc被摩擦也没放弃追香,你要鼓起勇气。 Q.上面那条提到我了,我是道长,就是每天jjc被暗香摩擦的那个。最近瞧上了一个经常跟我匹配到的暗香w5大佬,可是他太凶了,感觉我压不住他。A.暗香成男分成暗暗香跟暗香香,前者巨凶冷漠pvp(w修大佬常态),后者不凶冷漠pv*(偶尔可爱带fafa),你说的那个就是暗暗香。压不过我来吧,我喜欢师兄很久了。 Q.家香是生活暗香,我揭了他的榜然后认识的,觉得很可爱就给抱走了。生活暗香都是可爱的珍宝,上面那个同门了解一下?A.生活暗香现在也稀少了,因为他们就算是生活暗香也不会让你们知道…但是揭榜撩人这种行为还是要慎重,万一是暗暗香就等着被追杀切到肉疼叭。 归档
2018-08-14

【楚留香/暗云华】佳人期.

*云→暗→华,微囚禁(?)+师徒.华山师父第一人称.意识流段子.      1.   “你是我师父,我不为难你。”   徒弟神色如常,语气像是在讨论今日午饭的菜色一般随和,“——你能跟我在一起吗。”   饭菜一直是他做的,我这暗香徒弟手艺特别棒,听他说是他师姐亲自调教出来的。我边咂吧嘴边用筷子敲碗,被他一瞪堪堪住了手。   “你看你连为师用筷子敲碗都要管,你说为师乐意吗?”   “那我不管你用筷子敲碗了,你乐意吗?”   “不乐意。”   “那不就结了。”他把吃完的碗筷收拾干净,转身去洗碗,“——以后不许你再出华山。”   我打了个哈欠,没当回事,回屋睡午觉去了。   2.   没想到这小子真不让我下山了。   “屋内有暖炉。饭菜我做。银两我挣。日常用物一应俱全。你练剑可以去前院,要切磋叫我。”他说,“我养得起你。”   我说:“那课业你帮我做?建设门派你替我做?”   他不假思索地点点头。   我可差点踹他一脚。“你是不是想包养我,然后篡夺我的华山弟子之位?”   他白我一眼。“你的戏能不能跟你的钱一样少?”   妈的这小子一天到晚尽怼我。   还一同生活个屁。呸。   3.   然而我还是偷溜下了山。   笑话,我从十岁起就入了门派,十九个的年月,还能让一个刚及弱冠的兔崽子给堵在家门口?   我在山下的客栈边坐下,让小二的上了杯暖茶,一饮而尽。   旁边的脚商倒是说着江湖上的闲话。“你知道最近那个挺出名的暗影吗,说是眼里只有钱,做事从不失手……”   “是不是那个——傅纯云?”同桌另一个面色一变,声量顿时小下去了,“…那家伙我见过一面,全然不认好人奸人,赏银高便接,接了都能杀。”   这不挺正常的,难不成还捡便宜货杀?我徒弟可是靠这吃饭的,能杀多大价钱的人当然不会放过。   然后我就见证了一句话“白天不说人”——我徒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眼神看在人眼里阴恻恻的。那两个刚刚说闲话的客人惊得跳起来:“傅纯云!”   我徒弟傅纯云:“认识我还不滚?”   客人吓坏了:“我们没钱啊大侠!!”   我徒弟:“没钱那还不滚?”   客人终于识时务地卷东西跑了。   我低头思索了一下,觉得我也认识我徒弟,又没钱,可能也该滚一下试……   ——猝不及防之间我被他拽走,激得我冲他吼,“喂——臭小子你干啥!”   他也向我吼道:“你给我滚回家去!”   噫。   徒弟以前都不这么凶我,徒弟你咋了啊。   4.   不得了了。   我的徒弟不仅说要跟我在一起,还每天凶我,把我堵门派里不让出来,好吃好喝伺候我——   这感觉,怎么说呢……   其实我还挺爽的。 一点都不憋屈。   “你不知道你老实待着我就能少杀几个人减轻工作密度吗?”   “你不养我不就没这些个幺蛾子了。”   “不可能。”   “那不就结了。”   然后有一天,徒弟又没理我就进了房,不久外面又来了一个云梦弟子。   说是要救我徒弟。   我很诧异:“傅纯云他怎么了?”   她也很意外:“你没看出来?他受伤了。”   我当然看出来了。可受伤不都是侠客的家常便饭么?   “算了,”她看我一眼,眼神复杂,“你让我进去,我去给他疗伤。他对他自己太鲁莽随意,但这次的毒好像有点不一样,可能不能大意。”   “噢……请。”想来还是徒弟性命要紧,我便自作主张让她进去了。   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抬手拂去一缕垂在胸前的青丝;我恰时嗅见了一阵清香。   她对我说,“我叫云偌,是你徒弟的医师。”   我点点头。   “他跟我说过你,你记性不好,曾迷路在江南,是他碰巧路过便领了你一程。”   云偌脸上一红,却说,“我也知道你,你应该就是他最喜欢的那个人,他的师父。”   “……”   臭小子什么都往外说。   他师父我不要面子的吗。   5.   正当我黑着脸跟在云偌身后进门的时候,傅纯云坐在床榻上,刚拆下自己伤处的绷带。   见我们进来,他愣了一下,然后对云偌一指门外,“出去。”   刚才还敢反驳我的云梦弟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。她向前一步,“我帮你疗伤…这次的毒可能不简单。”   他往后一躲。   “我知道,我能处理。”   云偌气得拿灯打他,“你知道什么,那玩意儿搞不好会让你五感全失、修为尽废!”   “噢。”我拦下她,“你有法子治?”   她说话的时候紧盯着傅纯云的眼睛,那夜空似的瞳里毫无波澜,“没有。所以,我来找他,是想同他一道去江湖寻药。”   他一直盯着我,回道,“我不去。”   “你劝他。你是他师父。”   云偌丢下一句话去了门外。   -   待她走后,傅纯云先开口,说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吗?”   “……”   “我想陪你。”   “我说我喜欢你,想同你一道。”他又说,“但你以前总不肯好好给个回应。”   “这次我要死了,你告诉我吧。师父。”   我又能告诉他什么呢?   “……”现在是我对上他那双眼睛了,“你该跟着她一起去找药。”   “……救命要紧。”   他面上看不出态度,但是难得听了我一回话。   “好,那我走。”   我徒弟一向是个行动派,说走就收拾了行囊要走。   我没什么可送他的,只得去给他备马。   云偌出现在我身后,幽幽地问,“你到底喜不喜欢纯云呢?”   怎么一个两个都要我一个答案呢?   但还好,这次是云偌问我,不是傅纯云。   我这才牵着马出来,用我觉得挺认真的态度告诉她,“——傅纯云我当然是喜欢的。”   “但我是他师父。”   “有的事我不能将就他,或者将就我的意愿。”   6.   后来傅纯云跟着云偌走了。时隔半月,飞鹰都有信来。   我终日住在过去同住的小屋,冬日在华山上冻得用胡辣汤出汗,夏季用水冰了西瓜坐前院里吃独食。   偶尔也会想想傅纯云。   云偌当是喜欢他的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可傅纯云是个死心眼的,我知道得不能再清楚。   我又是个犯贱的。我老跟自己说,再不要脸,也不能冲自己徒弟下手。   可我又觉得亏。   实则甘愿被他软禁在一隅内,本身就是一种妥协。   最后我摔了酒碗,睡倒在院里,把自己短暂地活成烂泥。   -   去山下打酒回来的路上,我听见一个红衣小姑娘念诗。   “……寄言飞鸟,告余不能。俯折兰英,仰结桂枝。”   稚嫩的童音听着清脆,有心人的耳朵追着声跑。   我饮下一大口烈酒,烧得喉咙疼,吐字也跟着不清,“佳人不在,结之何为……”   “汝若不来,何得……斯须?——嗝!……” 那晚我抬头望月,看着夜空,想起一个人的眼睛。   END 归档
2018-08-10
© 敬天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